市值超苹果,但属于微软的时代没有到来

作者: 道总有理   

1029日,在最新财报季后,微软超越苹果,时隔一年多再次登顶世界最高市值公司的宝座。而与上次短暂超越苹果继而被反超不同,这次受供应链短缺影响的苹果似乎很难在短时间内从微软手里重夺宝座。

尤其是杀入元宇宙这一消息的公布,瞬间燃起了资本和舆论对微软的极大兴趣。

2010年的时候,苹果市值首次超过微软,《纽约时报》曾发表评论称:“这是新时代的开始,也是旧时代的结束。”自此后,微软落寞无声,苹果风光无限,两大巨头完成了时代引领者的交接。但如今,微软重返市值巅峰,这是否又是新一轮的转折点呢?

答案或许是否定的,微软这一PC时代的王者未必能从过去偏离的主航道回归,元宇宙可能也不是通往新时代的“船票”。

维稳的微软,难回“王者”

微软的最新财报,对微软来讲意义重大,不仅是因为它刺激公司股价,使其重回全球市值第一,更关键的是驱动微软转型成功的云计算业务持续超过了囊括Windows系统、搜索和游戏的个人计算板块,而后者一直是微软的“老本”。

2.jpg

根据财报显示,2022财年Q1,公司智能云板块的营业收入近170亿美元,成为业绩的最大支柱,个人计算板块的营业收入只有133亿美元。从近五、六年来微软的财报也可以看出,智能云板块增速最快,2016年,智能云和个人计算板块的营收占比分别为27%44%,现在,这一数据变成了33%29%

均衡是微软目前核心业务的最大特点。智能云、个人计算机、生产力和业务流程的占比接近,利润的分布也较为均匀,分别为37%28%35%。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微软没落时期,外界一直在嘲讽微软“吃老本”,可事实上微软“老本”的生命力依旧强劲。

Windows操作系统,Windows的业务收入2015 年、2016 年在下降,而从2017年起又逐渐上升,2019 财年年收入超过 200 亿美元;Office业务收入的变化趋势与其相似,也是2017年开始上升,到了2019 财年,仅Office一项就贡献了300亿美元的收入。这也难怪比尔盖茨在采访中说道,“我们的WindowsOffice业务依然很强”。

而且OfficeWindows等众多传统优势服务多年运营积累的客户忠诚度,以及最为广泛的受众人群,正是微软Azure云平台迅猛发展的坚实基础,未来或许也会成为微软云计算领域超越亚马逊的一个关键助力。

不过,虽然强劲的业绩助长微软市值超越苹果,可是微软不可能“复制”苹果的强大,苹果强大在于其在业内的话语权和统治力,足以主导整个产业链和手机行业的发展方向。而微软控制PC产业链发展方向和技术迭代节奏,毕竟已经是上世纪90年代的事情。如今的微软,大而不强。

华尔街最为看好的云计算领域,挡在微软面前的是亚马逊,与此同时,后面还有谷歌、阿里等巨头虎视眈眈。杰富瑞分析师Brent Thill表示,随着公司的总营收基数越来越高,微软后续将很难维持目前的业绩增长速度。

PC时代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苹果取代微软,成为硅谷创新潮流的引领者,微软要想重新取代苹果,唯有抓住下一代计算机终端平台更迭的机遇。是不是元宇宙?还得另说。

微软重返荣光,只能靠元宇宙?

元宇宙正在硅谷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1028日,月活破30亿的Facebook在长达数月的预热下,正式官宣将公司名称改名为Meta,原有的主营业务Facebook地位降级,和InstagramWhatsAPPOculus等同属Meta旗下的子公司。紧接着,一年一度的 Ignite 大会上,微软宣布计划将旗下Microsoft Teams变成“元宇宙”,把MR平台Mesh融入Teams中。

而在同一天,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发声,称人工智能(Meta用来运行其平台的大部分算法)是一个“巨大的伪神”,可能会创造不健康的寄生社会关系。

3.png

元宇宙在硅谷引发的争议,其实可以说是互联网巨头对下一场变革的“豪赌”,也透露出新旧创始人之间暗戳戳较劲的真相。仔细看最新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有3家超过2万亿美元(微软、苹果、阿美),除了微软超过苹果之外,另一个变化在于特斯拉的市值超过了MetaFacebook)。

马斯克俨然成了硅谷的一个超新星,而且在新能源汽车逐渐聚焦了科技圈的主流目光后,底气十足的他,怼完比尔·盖茨怼贝索斯。野蛮生长的特斯拉,多少映衬出了谷歌、Facebook、微软等上一代硅谷创始人及其公司的颓丧。

尤其是微软,尽管市值蹿到了全球第一,可大众对其的印象长期停留于被移动互联网时代甩下的垄断巨头,它比Facebook、谷歌等公司更迫切希望赶上下一代计算机终端平台的变革。

但这个机遇会是元宇宙吗?

4_副本.jpg

表面看,操作系统、办公软件、游戏主机、AR头盔以及稳健的云计算业务增长,微软目前所拥有的优势资源,似乎都和元宇宙概念的核心要素不谋而合。尤其游戏业务,作为元宇宙概念下最有想象力的领域,微软XboxHoloLens的结合,即使创造不出一个平行世界,趋近逼真的视觉体验,也将给游戏行业带来一次全新的升级。

但是,这一切都受到技术水平的制约。2015年第一代 HoloLens 诞生,微软在发布会上将像素沙盒游戏《我的世界》从屏幕上“搬”到了现实,当时酷炫的效果令很多人印象深刻。可6年过去了,你会发现 HoloLens 并没有给微软的游戏带来实质性的体验提升。

2019年,微软在手机平台上推出了《我的世界·地球》,进一步强化了原版的AR/VR体验,不过该游戏已于今年6月底停止运营。

想要利用VR/AR技术把游戏彻底转变为完整的3D世界,这个目标还太遥远。而且单看设备销量,2021年第二季度,VR硬件市场,Facebook保持领先地位,出货量约为160万台,AR硬件市场,微软出货量接近2万台。相较于VRAR企业端应用急剧增长,但消费端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处于初级发展阶段。

元宇宙是不是泡沫,尚未可知,可摆在所有幻想面前的是技术滞后的现实,这点微软也改变不了。

软硬结合,终是微软“旧梦”难醒

2010年,苹果市值首次超过微软,《纽约时报》发表评论称:“这是新时代的开始,也是旧时代的结束。”所谓的时代转折点,指的不仅仅是PC时代走向智能手机时代,也包括互联网巨头的新旧交替,苹果拿着软硬件结合的商业新模式,把慢一拍的微软赶下神坛,开启了此后十数年的互联网“统治”时期。

苹果在业内稳固的地位也缘于此,无论各大手机厂商在硬件设备上做得多出色,都无法动摇和超越苹果封闭的生态。

微软也曾有过相同的梦。20126月,时任微软CEO鲍尔默在洛杉矶发布了第一代Surface。这是微软对标苹果Macbook系列的产品线,意在展示Windows软硬件结合的最佳体验,探索Windows硬件设计的新方向。而且在鲍尔默被迫卸任前,他还给微软留下了一个“礼物”,希望通过收购诺基亚,“像苹果一样自己做软硬件”。

但鲍尔默的卸任,显然也为微软的转型画下了一个十分遗憾的句号。

如今,微软再次超越苹果,可其仍旧在软硬件结合方面没有太大突破,这也决定了市值的变化充其量只是为微软复苏“锦上添花”罢了。

尤其是在消费领域,微软在硬件上的屡次失败,使其长期在用户侧缺乏影响力,而苹果的创新虽然已经到了瓶颈,可乔布斯带来的划时代产品的市场红利还没有消失。

以笔记本为例,微软借助操作系统、办公软件等核心业务,原本切入个人笔记本赛道最有优势,可第一年微软就在Surface产品上摔了跟头,这一产品线造成了高达10亿美元的损失。销量上,Surface也处于非常缓慢的增长状态,2014年第四季度,微软提到Surface营收超过9亿美元,首次实现盈利,到了2020年第四季度,Surface营收也才超过20亿美元。

反观苹果,苹果已经从笔记本的硬件制造转向自研芯片,开始与英特尔抢饭碗。

当然,在苹果擅长的手机、个人笔记本等硬件设备上与其竞争,微软本就不占优势,如今互联网巨头的目光已经一致转向了VR/AR头显,这是否能给微软和苹果的较量带来哪些变化呢?需要注意的是,抢夺这个市场的竞争者,还包括一个虎视眈眈的MetaFacebook)。

在整个互联网商业史,能够从低谷重新复苏的巨头屈指可数,一个是郭士纳拯救的IBM,另一个便是纳德拉执掌的微软。纳德拉帮助微软找到了新的生命增长线,上演了逆境新生。

可是,属于微软的新时代还尚未来临。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道总有理
歪思妙想创始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推荐文章
上一篇:“网瘾”中老年,迷上熬夜与“剁手” 下一篇:当元宇宙成为互联网公司的“颜值担当”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