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不相信眼泪

作者: 歪道道   

年初,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公司的IPO计划,当时很多人都以为今年要进入一个技术性熊市,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上市”。然而下半年,市场似乎来了个转弯,A股IPO呈现爆发趋势,前三季度IPO首发数量已达295家,上市公司数量在9月突破了4000家。

港股也热闹起来,截至10月9日,香港今年新上市公司107家、IPO募资2177.29亿港元,交易所上市主管陈翊庭表示,“我们原以为2020年会令人失望,没想到实际会这么繁忙”。

其实倒不是企业对未来重燃了希望,而是他们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一两年以后,资本市场的情况更不明朗,现在不上,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一位投资者问道,创业者们也似乎看清了这可能是移动互联网最后一波上市潮。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上岸。

地主家余粮也不多

5月28日,大唐地产此前递交的招股书失效,仅三天后,公司再次重新递了招股书,这次比往常更加急迫。

错过一时,大唐地产的上市梦想迟到了十多年。

时间回到2008年,意气风发的余英仪决定推进大唐地产在香港上市的进程,如若成功,这将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大陆台资不动产企业。然而,不幸的是,金融风暴犹如一张血盆大口,吞噬着各个城市的房产企业以及脆弱的梦想和生命。这一年8月11日,余英仪死了,商报称其为“因病猝死”,但很多人都认为他是自杀身亡。

辛苦打下的“江山”到最后只得“易主”,大唐地产成了福信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彼时,福信已然在黄晞手中,这位低调得近乎神秘的女富豪,自创始人陈章辉在上海病逝后,逐渐接手了从金融风暴中“死里逃生”的福信。

福信集团是大唐地产的重要资金来源,而福信集团的钱又依赖民生银行、兴业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说到底这都要感谢陈章辉。

陈章辉生前对金融投资情有独钟,福信投资了兴业银行、开封试验银行,继而又入股交通银行,更关键的是,1995年他率领福信,参与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民生银行。只是,民生银行给大唐地产输血,导致大唐地产对高成本信托贷款形成高度依赖,这是公司卡在上市环节的最大障碍。

眼下像大唐地产这类的中小房企,在港交所大门外已经挤成一排。他们和大唐地产一样,销售规模均在500亿元以下,存在资产负债率、资金吃紧等情况,所以,行业洗牌期内,生存的出路只有上市,可惜失败的占多数。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大家争相上市,最核心的原因还是抢钱”,而事实也大致如此。

2.jpg

8月6日晚,优客工场发布公告称,正式撤回独立IPO申请。等了长达7个月的时间,毛大庆却等来了这么一个结果,焦虑和不安溢于言表。作为一家长期靠融资生存的创业公司,从 2015 年至今,优客工场获得过多轮融资,合计超过50亿元人民币,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真格基金等知名机构。

但现在,“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优客工场即使上市成功,也解决不了盈利的根本问题。

被裹挟的独角兽们

3.png

在中科院《互联网周刊》公布的“2020新经济独角兽企业150强”榜单中,蚂蚁集团、陆金所、京东数科分列第2、5、7位,而除了这些金融科技公司之外,榜单上的其他独角兽们也已经走在上市的路上。

比如“AI四小龙”,旷视科技港股上市进程暂停后,今年被曝出转投科创板上市,商汤科技虽未披露出明确上市计划,但坊间已有不少其准备上市的传闻;依图科技9月9日与国泰君安证券签署辅导协议,并在上海证监局备案,拟以公开发行中国存托凭证的方式在A股上市;云从科技也已经完成章程备案,据传,可能最早在明年上半年上市。

不过,仔细观察这张榜单,你会发现,排在榜首的、有巨头背景支撑的在热热闹闹地冲击IPO,越往后的越是在上市前风波不断。

4.jpg

去年8月25日,港交所公布了旷视科技IPO的信息,11月,有消息表示旷视科技未通过港交所聆讯。业内人士推测,这是受旷视科技此前股东集体退出一事的影响,当时,有人爆料称,AI行业有独角兽企业涉嫌购买营收数据,被投资方看破导致股东集体退出。这与旷视2019年5月份的企业信息变更不谋而合,矛头似乎直接剑指旷视。

AI已经不再是资本的宠儿,行业低谷中,即便财大气粗的大公司也未能幸免。

比起AI创业公司,更惨的是二手车电商,在一个看似无望的市场中,尚未上市的想抓住上市这一救命稻草,而已经上市的却已处于退市的边缘。

在过去3年时间里,优信股价一路下跌,截至9月6日,优信美股报价0.91美元 ,折合约上市发行价的1/10。无奈之下,优信只得“变卖家产”,2019年下半年,公司接连出售旗下一成购、汽车金融等业务,今年更是以1.05亿美元的价格把优信拍卖给了58同城。

杨浩涌也想冲击上市,年初,一位投资者透露,车好多再从现有渠道融资比较困难,美股上市已箭在弦上。然而,如外界调侃,“优信跌的让瓜子都不敢上市了”,说是两难也不为过。

当行业从资本风口跌落,剩者不再为王。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优客工场。软银投资的WeWork折戟在上市之前,双方从蜜月走向决裂,皆损失惨重,这不得不让资本市场对共享办公的投资前景进行重新考量,也使得优客工场的后续融资不容乐观,IPO失败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如今优客工场将通过与Orisun Acquisition达成反向并购协议,赴美上市,可是能不能成功仍然不好说。

商业世界没有独善其身

今年最受市场瞩目的IPO无外乎蚂蚁金服,而最具波折的也是蚂蚁金服。

11月3日晚,在致投资者的信中,蚂蚁集团称接到上交所通知,暂缓A股上市计划,一夜之间,多少人彻夜难眠。所有人都以为蚂蚁金服会将今年互联网公司的上市热潮推向最高峰,激活整个股市的激情,可是这一猝不及防的转折,却把巨头推向不确定性风险之中,而与此同时,其引发的连锁反应也在影响未来想要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们。

5.jpg

2017年,大搜车宣布完成3.35亿美金的E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仅一周之后,公司就公布了上市时间表。时至今日,大搜车仍未成功上市,更关键的是,蚂蚁金服上市延期传递出一个极为不利的信息,就是对ABS资产证券化的监管将要增强。

大搜车恰恰就是依靠发行ABS融资的。2018年5月,大搜车发布债权融资计划,名称为“天弘创新-大搜车2019年第1-25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总金额50亿元,承销商是阿里旗下的天弘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9年6月,天弘创新大搜车第1-5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已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大搜车这类新兴购车平台通常没有充裕资金稳定风险承受能力,才需要发行这类ABS产品提供资金,但他们的做法等于把自己和相应的投资人置于高风险领域。

姚军红曾多次反驳,称我们有蚂蚁金服方面的支持,不担心风控,如今他是时候该担心了。

长租公寓也在面临与汽车金融相似的处境,同样行业动荡不安,同样ABS资产证券化导致高杠杆,巧的是发行长租公寓ABS产品的主力之一蛋壳公寓,背后站着的正是蚂蚁金服及阿里。

蛋壳已然上市,虽然股价跌去了80%,可毕竟也是上岸了,剩下未上市的公司在ABS融资被强力监管的情况下,对上市只会更加迫切。

比如自如,继贝壳后,左晖力推上市的下一个目标。只是自如正陷入解约门,10月以来,越来越多的租客和业主反馈,他们遭遇了自如的强制解约,如此手段越发暴露了公司的焦虑,很多人甚至担心自如撑不到上市。

旷视科技也是阿里系公司,阿里系在旷视的股权占比曾高达29.41%,不过与大搜车、蛋壳不同,蚂蚁金服带给它的不是金融风险监管,而是隐私安全。今年9月,李开复在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上关于人脸数据的“口误”,一举将蚂蚁集团、旷视科技送上热搜,旷视科技随即陷入“交易用户数据隐私”的漩涡之中。

当时,双方及时做出了解释与澄清,可用户的不安与质疑难以消失,而且旷视科技依赖蚂蚁金服及阿里,是不争的事实。

在金融监管将炮火集中在蚂蚁集团这只“大象”身上时,硝烟也笼罩在阿里业务体系或投资版图中的众多公司。不止如此,不管是京东数科,还是腾讯金融,一切的互联网金融都要被纳入一视同仁的监管中。

市场风云变幻,是把握机会、继续冲击上市,还是蛰伏静待,寻求新时机,创业者们或许又该重新选择了。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歪道道
歪思妙想创始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推荐文章
上一篇:糖价回暖,甩掉包袱的南宁糖业能跑多快? 下一篇:社区团购冷一冷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